当前位置 电影网 南宁莞式全套一条龙
温馨提示:请稍等10秒左右,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,然后搜索视频重试!

剧情简介

南宁莞式全套一条龙,无锡浴室关门到什么时候苏小柠握着手机,闭上眼睛认真地思索着唐一涵的建议。

不得不承认,唐一涵说的对。

其实帮助墨沉域最有效的方式,还是去找白清书,让他不要为难墨沉域。

虽然她知道……自己的能力有限,而且白清书也可能不会因为她这个老同学放弃这么大的利益。

但是她总要去尝试。

就算失败了,她以后也不会后悔自己没有去求过白清书。

深呼了一口气,苏小柠重新找出白清书的联系方式,刚点开对话框,门外便响起了男人的脚步声。

片刻后,男人满头大汗地将一大袋黑色塑料袋递给苏小柠。

苏小柠看着面前满满登登的一大包,震惊了。

“怎么……这么多?”

“我不知道你喜欢哪个牌子的,也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种。”

男人深呼了一口气,有些尴尬地别过脸去,“所以我每一样都买了。”

苏小柠:“……”

每一样……都买了?

这男人知道卫生巾有多少个品牌多少个型号么?

正在她感慨的时候,墨沉域又给她递过来,一大袋,又一大袋。

苏小柠:“……”

最后,她看着几乎堆满了卫生间的几大包卫生巾,才终于相信,墨沉域没有说话。

他真的是……每样都买了。

也还好她让他去的是一家不大的便利店。

否则的话,他是不是要把整个卧室都给堆满?

但是念在他不懂,而且他也是真的为了她好,所以苏小柠也不忍心责备他。

她只能从这一大堆的卫生巾里面选了一个夜用的,然后将剩下的都整理整理地堆在了角落里。

苏小柠相信,明天李嫂打扫卫生的时候,肯定会被这一整个屋子的卫生巾吓到的!

女人无奈地摇了摇头,收拾好了自己,便拎着手机出了门。

外面的大床上,墨沉域已经准备好了温的红糖水和暖宝宝在等着了。

见她过来,男人连忙将红糖水递给她,然后温柔地将暖宝宝放到她小腹的位置,“不疼吧?”

苏小柠被感动地一塌糊涂,她将红糖水喝完,“不疼。”

她一直都没有痛经的毛病,这次姨妈提前只是她最近总是熬夜睡不着导致的内分泌失调而已,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了。

但墨沉域却十分担忧,“要不要明天去做个检查?”

“不用啦!”

苏小柠无奈地看了他一眼,被他认真的样子逗笑,“你老婆我自己就是医生,这个严重不严重我很清楚的,没那么金贵!”

说完,她直接将红糖水的杯子放下,将壁灯摁灭,“睡觉啦!”

墨沉域躺回到床上,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进怀里,“如果疼了的话,就和我说。”

“如果心情烦躁,可以打我。”

“骂我也可以。”

苏小柠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不会啦!”

说完,她趴进他的怀里,感受着男人身上的体温,“你对我这么好……”

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他的这份深情了。

莫名地,她想起了白清书的邀约。

三天后,苏镇。

女人默默地闭上了眼睛,她到底,要不要去呢?

——————

时间过得很快,一转眼,苏小柠已经在墨沉域的办公室里面工作了四天了。

这四天里面,她整理出来了五十位持有不小分量墨氏集团股份的股东。

而这些股东里面,除去在国外和卧病在床还有音讯不明的,剩下二十多位。

苏小柠仔仔细细地算了一遍,这二十多位股东的股份,如果墨沉域全都回购回来的话,那墨沉域还是墨氏集团最大的股东。

换句话说,如果墨沉域能够说服这二十多位将股份转让出来,那么白清书一家只是墨氏集团的普通股东,没有资格坐上董事长的位置,更没有办法左右墨氏集团的发展。

但……说服这二十多个人的难度……

“相当于你们当年高考的难度吧。”

顾森之如是说。

夏安安白了他一眼,“高考是可以背题目的,但是找这些人,连题都没法背吧?”

说完,她担忧地看了苏小柠一眼,“小柠,你也别太难受,你家老公那么厉害,肯定没问题的!”

苏小柠扁了扁唇,将面前的咖啡喝完,站起身来,“我还是先回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吧……”

言罢,女人转身离开。

看着苏小柠离开的背影,夏安安恶狠狠地瞪了顾森之一眼,“你看看你!”

“你这么说,小柠怎么可能放心嘛。”

顾森之耸了耸肩,“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。”

夏安安白了他一眼,“你这么直男,怪不得人家唐一涵不要你。”

顾森之:“……”

“好好地说这个干嘛?”

“难道不是?”

夏安安撇了撇嘴,“亏我以前还把你当男神!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苏小柠回到墨沉域的办公室的时候,墨沉域还在办公室里面皱着眉头打着电话。

他手里拿着的,是拿她整理出来的联系方式。

她想,他应该是在一个个地打过去电话询问吧?

隔着百叶窗,苏小柠看着男人紧锁的眉头和疲惫的脸庞,心里像是刀绞一样。

墨沉域,她的墨沉域,一直都是孤冷高傲的。

但此刻,却是疲惫不堪的。

她低下头,手机里面是白清书传过来的简讯:“我已经在等你了。”

这句话后面,配图是一张鸡腿的图。

的确是当年的鸡腿的样子。

苏小柠的心里微微地一动。

白清书还是顾念旧情的。

或许,她真的能够以白清书的老同学的身份,帮助墨沉域一点儿也说不定呢?

想到这里,苏小柠深呼了一口气,给白清书回复了一句等我之后,便转身离开。

坐在办公室里,墨沉域一边皱着眉听着电话那头顾森之的话,一边看着苏小柠离开的背影,“她在门外看了我一会儿就离开了。”

电话那头的顾森之微微地皱了皱眉,“她去哪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墨沉域淡淡地闭上眼睛,从早上开始,苏小柠就心事重重的。

他问她,她不说,他也就没有再问。

不过,“还是让不言去跟着她,保护她吧。”

Copyright © 2015-20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