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电影网 大庆八一农大有学生出来卖吗
温馨提示:请稍等10秒左右,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,然后搜索视频重试!

剧情简介

大庆八一农大有学生出来卖吗,重庆耍耍网体验报告墨沉域到了机场之后,就直接上了飞机。

在飞机等着陈州回来的时间里,他调动了他能调动的所有资源和保镖,开始马不停蹄地往地中海那边飞。

在这期间,他也在疯狂地联系澹台北城,但不管怎么联系,对方都处于失联状态。

男人靠在真皮座椅上,双手捂住额头。

但愿他赶过去的时候,不算太晚……

否则的话,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苏小柠交代。

是他讲墨东泽藏身的位置告诉澹台北城的。

但,他并没有让澹台北城私自行动。

明明在A市的时候,澹台北城信誓旦旦地答应他,会回去召集人员,安顿好澹台家的事情,等他这边将白清书处理地差不多了,再一起汇合去找墨东泽。

可他没想到,一想冷静自持的澹台北城居然不计后果地直接去找墨东泽了。

如果他出了什么事,墨沉域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和苏小柠交代……

墨沉域越想心里越烦,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陈州上飞机的时候,还带了几个巨大的行李箱。

“先生。”

“嗯。”

见陈州上了车,墨沉域也没有再多想什么,便直接让驾驶员开了飞机。

等飞机上了天,他才缓过神来看了陈州一眼,“太太没醒吧?”

陈州抿唇,犹豫了一会儿点头,“没有,太太醉了,睡得很沉,没有醒过来,只是说了很多梦话。”

墨沉域无奈地笑了笑,“这个小笨蛋。”

陈州脸色白了白,想说什么,最后目光落在放在远处的那个皮箱上,最后什么都没说。

太太的身子很纤瘦,刚刚她钻进箱子的时候,他也看到了,她并没有很别扭,甚至还让他拿了个枕头给她枕着。

所以……太太是绝对不会有事的,对不对?

太太说过,一定要等到飞机到了目的地再和先生说明真相。

否则的话……按照先生的脾气,说不定就算飞机飞到半路了,也会让飞机找个地方降落,把她放下去。

陈州提心吊胆。

不管是先生还是太太,他其实都不敢得罪。

但……他更愿意帮助太太。

不为别的,只是因为,太太这样可爱呆萌的人儿,在他面前可怜巴巴地求他帮忙的样子……他拒绝不了。

“陈州?”

见陈州看着远处发呆,白管家用胳膊肘撞了撞他,“想什么呢?先生在和你说话呢!”

陈州这才回过神来,“先……先生。”

“现在走神没关系,但到了那座小岛之后,就不能再走神了。”

墨沉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声音淡漠地给陈州布置任务,“我们的飞机会在目标小岛旁边的一座岛屿上降落,你带着人打前阵,重点去探查那座小岛上面的动静。”

“目标人物是这两个。”

男人动作利落地拿起两张照片来,一张,是墨东泽,“这个人是我叔叔,也是这个岛上最危险的任务。”

“陈州你这些年虽然不在A市,但是我叔叔一家的所作所为,你应该也清楚。”

陈州郑重地点了点头,“我明白。”

“还有这个。”

墨沉域深呼了一口气,拿出第二张照片来,“这张……是我岳父,太太的父亲,叫澹台北城。”

“他原本和我约好一起来找我叔叔的,但趁着我不注意,他自己来了这里,我们暂时不知道他是否安全,也不知道他现在的动向,所以他也要重点注意。”

陈州点头,一边认真地听着墨沉域的布置,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远处放在座椅后面的皮箱。

皮箱安安静静地,像是里面根本就没有人一样。

这让陈州几乎自我怀疑了,自己是不是带错了皮箱……

不过,他也不敢走神太久,在墨沉域安排下一步行动的时候,就转过头来认真听着了。

只是陈州不知道的是,皮箱里的苏小柠,全程都是双手握拳死死咬着唇瓣地听着墨沉域的那些话的。

她从来都不知道,原来墨沉域在她的背后做了这么多。

更不知道,原来墨沉域居然带着这么多人以身犯险,只为了救出自己的父亲。

“先生。”

在墨沉域安排好所有流程之后,白管家抿了抿唇,最终还是开了口,“有些话我说起来可能不太适合,但是我还是想要提醒您。”

“墨东泽他虽然以前是您的叔叔,但是自从他当年对您父母所作的事情曝光之后,我们就应该都清楚,这是一个多么丧心病狂的疯子。”

“虽然澹台先生是太太的父亲,但是说到底,他和太太的感情也不是很深,只是有血缘关系而已,您真的要为了澹台先生以身犯险,亲自来岛上救人么?”

“现在的墨东泽那么丧心病狂,如果他在岛上和您同归于尽,墨玟翰再回去墨家,大小姐根本没有办法应付!”

墨沉域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笑着看了白管家一眼,“所以你觉得我不应该去?”

“起码不应该亲自去。”

白管家深呼了一口气,“先生,您现在是墨家的顶梁柱,墨氏集团要靠您,大小姐一家要靠您,太太和小少爷小公主都要靠着您。”

“如果您为了救澹台先生在这里出了事,那太太也会内疚一辈子的。”

“可是如果不去救岳父,我会内疚一辈子。”

墨沉域的眼神和声音都变得冷了起来,“白管家,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。”

“但是我希望你记住,你是我的人,不管什么时候,都只要听我的就好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白管家抿唇,顶着和墨沉域争辩的巨大压力开口,“可是我也是为了您,为了墨家的以后着想。”

“哦?”

墨沉域冷笑一声,双手环胸,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定定地看着白管家,“你是觉得我这次去,凶多吉少?”

“你是觉得,凭着我墨沉域的能力,没有办法救出我太太的父亲,所以去了也是送死?”

“不不不——!”

白管家吓得后退了一步,“先生……我我我,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!”

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

墨沉域步步紧逼,身上透出来的冷气让整个机舱都冷了几度,“还是你觉得,我是个酒囊饭袋,你能想到的危险,我根本想不到?”

Copyright © 2015-2021